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電影名稱:八星期做愛一次

從一處工地開始,工人在拆除一棟舊建築,鏡頭在工地上方游蕩,帶領我們看到一個舊式糖果盒半凝在地基裡。一個小男孩的聲音響起,他說他們那個時候,有一種小孩兒的游戲,叫做“敢不敢”,當一個孩子問另一個“敢不敢”的時候,後者必須說“敢”。

八十年前的法國街道,鏡頭飛一樣後退,退進一輛校車的擋風玻璃後面,然後再退出校車,出現在車尾窗戶外面,跟著切到黑乎乎的地方裡的幾本書,然後拉出來,原來剛才我們在書包裡面,鏡頭再拉開,就看到一張小女孩的臉,跟著又一個急速後退,我們看到小女孩被一幫小孩圍在中間。以上是本片導演伊萬·薩姆埃爾敘事的標准方式。

小男孩於連在校車前遇到了小女孩蘇菲,蘇菲是剛移民過來的波蘭人,被所有孩子欺負。於連說他喜歡蘇菲,蘇菲的回答是“那你證明給我看,敢不敢?”於連趁著司機不在車裡,推上手閘,汽車衝下斜坡,司機在後面猛追。於連跟蘇菲成了朋友,代價是被老爹暴打。這兩個小孩從此開始了沒完沒了的“敢不敢”的游戲,他們不相信任何規矩,世界就是個巨大的游樂場:上課組詞,專門說髒話;用墨水噴老師;在校長室裡小便;在她姐姐的婚禮上把新娘弄哭……

盡管他們的游戲除了樂趣之外,也常常帶來巨大的風險。兩人卻樂此不疲,這習慣直到長大了也沒改,他們什麼都敢,就是不敢承認他們相愛。日子在沒完沒了的互相挑釁中過去,不知不覺已經是二十年後,他的婚禮上,她跑來問他敢不敢悔婚,婚禮毀了,兩個人也鬧翻了,這一次“敢不敢”的挑戰內容是從此十年不見。十年後她打電話給他,問他敢不敢出來私奔,他立刻甩下妻子和孩子去了。到了之後,居然又是一個“敢不敢”的游戲,她把家裡搞得好像劫案現場,看他敢不敢在她報警後十分鐘再走。 這一次玩兒過了


電影名稱:操我
導        演:Virginie Despentes 科拉莉
編        劇:Virginie Despentes 科拉莉
主        演:克裡斯托夫•克勞迪•蘭德裡 Adama Niane Celine Beugnot Raffaela Anderson Karen Lancaume
上        映:2000年06月28日
地        區:法國
時        長:77分鐘
類        型:犯罪驚悚片

片名翻譯成中文就是“強暴我”。影片講述兩個來自不同世界的女人因為共同的遭遇和經歷一起走上了逃亡的旅途,一條殺人,尋找性滿足的不歸路。影片充滿色情和兇殺,但你看過之後絕對不會認為這僅僅是一部簡單的色情兇殺片。

這是一部好來塢永遠不會拍的電影,也是一部顛覆傳統電影假戲真做的電影。兩位女主角以前都曾經是成人電影的演員,所以在片中演出赤裸裸的床戲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但這又不完全是部色情片,導演正是要用這種特殊的手法來展現倆人生活中曾經遭遇過的殘忍,和由此產生的把男人當成性工具的變態心理。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女人比男人更兇殘。

該片的最大爭議在於挑戰了當今電影分級制度的底線,會對今後類似題材電影的拍攝方式造成衝擊:演員演出床戲時為了真實,真的需要自己真槍實刀的身體力行嗎?


◎電影名稱    雜貨店老闆的兒子 The Grocers Son
◎國  家 法國
◎類  別 劇情
◎片  長 96分鐘
◎導  演 艾力克·吉哈多 Eric Guirado

由「坎城影展」得獎導演艾力克吉哈多(Eric Guirado)帶來的最新力作《雜貨店老闆的兒子》,重新挖掘出人們過往共同的美好記憶。影片敘述一個離開普羅旺斯到城市發展的大男孩安端,因為父親身體不適,而暫時回家幫忙母親照料雜貨店的生意。勉為其難接下了這個「家傳」工作的他,開始駕著父親的流動店舖車,穿梭在普羅旺斯各個偏遠的山村裡…。有時,他長途跋涉了一整天,卻只賣出三顆番茄;有時,好不容易賣了一罐水密桃,〝價錢〞卻是用四顆雞蛋來交換…。從排斥到接受,從疑惑到了解,他終於發現:不論是三顆番茄,或是四顆雞蛋,都是人情味的一種傳遞,絕非經濟效益或金錢物質所能衡量的價值。

由於角色刻劃至深,故事感動人心,於法國一推出便受到熱烈好評,在比利時、德國、義大利上映時,更是創造了驚人的觀影人潮,口碑熾熱的程度,甚至連許多影展獲獎電影都望塵莫及。

由於父親突然生病,今年夏天,安端只好暫時離開城市,搬回他位居普羅旺斯山中的家,好幫他母親照顧家中的雜貨店。山區幅員遼闊,平時安端的父親經常駕著他的流動店舖車,深入每個偏遠的地區。但現在健康不適的他,已無法再繼續,安端建議父母乾脆結束這間雜貨店。

固執的父親不僅不答應,甚至要求安端留下,暫時幫他照料生意。安端只得勉強駕著流動店舖車,依照父親的路線,逐一造訪了山區裡的每一個村落。原本以為一切都再簡單不過的他,卻意外發現這些鄉民們,有的刁鑽難纏、有的囉唆到不行,有的更練就了一身討價還價的好本事,個個讓安端感到難以招架。

本想宣告放棄的安端卻突然發現:父親的雜貨店並不只是一樁生意而已;它竟成為人們每日的希望與企盼,甚至還包含著一種微妙的溫暖與關心…。正猶豫該何去何從的安端,意外在山居歲月重新認識了自己,也發現了一份真摯的愛。

眉批/語錄

我可以閉著眼睛修引擎
但就算豔陽高照
我還是摸不清女人在想什麼

客人欲將貓咪給安端
安端不畏反問有沒有其他客人要養
然後安端又多賣了幾盒牛奶

安端開始了解到所做的雜貨店並不單純只是工作
而是可以和人產生微妙感情的行業.他開始
幫婦人煮東西載她去理髮..婦人原本討厭他認為他口氣不好是個沒禮貌的傢伙
幫行動不便的老人換窗戶..行動不便的老人總是給不足錢而且還拿雞蛋以物易物


回欣賞電影